聖誕路總部甜蜜之旅

[image:186]行經油菜花田的德馬牽引著重車準備回到虎尾糖廠

路總部這月要去參訪虎尾糖廠,順便去追追即將消失的糖鐵,參訪日期恰好的行憲紀念日,也是商人眼中的聖誕佳節。
原本想要坐火車下去,想了想還得麻煩別人到斗南站來接,再加上想提早一天到姑姑家,有機會可多留一天,於是決定自行開車到雲林。

就在前幾天,小騏把現在的工作給辭了,問他要不要一起去拍照,就這樣二個人準備到虎尾參加活動。

24日下午四點左右,離開公司到北投接小騏,一起上路啦。中山高在桃園段是有名的會塞車,於是開到中和上二高,大約五點多上了高速公路,先到關西服務區吃晚飯,因為昨晚沒睡好,所以就由小騏接手下段行程。沒想到沒多久在六點多到了系統交流道竟然遇到大塞車,車子動也不動,結果塞了一陣子後,發現是車子超多的莫名奇妙塞車。七點多到了清水服務區,除了要加油外,主要是看看夜景能不能拍。一大片的夜景看起來不錯,但是在服務區前方有許多電線阻礙,再加上視野不夠寬廣,讓美景打了點折扣。另外這裡的風實在太大了,用慢快門曝光,都會讓相機搖晃而導致影像模糊。離開清水服務區後,將近9點時才到姑姑家,讓她和姑丈在那邊等,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呢!

25日清晨八點從姑姑家出發,先去吃早點,再去二崙國中前擺放糖鐵車子的位置拍照,運氣真不好,前幾天天氣都很好,前一天晚上和今日清晨竟然都下雨,此時依舊陰天同時也飄了點雨。接下來便出發往虎尾糖廠去,說起來也慚愧,自己是雲林人,竟然從未自己從二崙到虎尾,上個月到虎尾還是生平第一次呢!

將近9點到了虎尾糖廠與大家會合。
進了大門就聞到一股又甜又膩的糖味,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聞到那麼濃的蔗糖味道,集合完之後,便開始參觀製糖工廠,從原料進廠到生產出一般的二砂(赤砂),非常有趣的行程,可惜工廠裡噪音實在驚人,很多講解的部分都聽不到,不過仍然是很難得的體驗。

參觀完製糖工廠後,雨停了,太陽出來了,真是太好了。接下來是參觀廠區內的鐵路系統,主要是車庫,維修點等參觀,讓大家對於廠區內的鐵道設施有了進一步的了解,同時也對於即將消失的部分,感到可惜。

接下來便是開車到糖鐵沿路去拍照啦,我們跟著寶哥的車開始追,進到田中小徑後,發現寶哥實在快速,再加上熟悉,都快跟不上了。到了某個地方後,停下來,原來是早上出門的巡道車已經準備回來了,車子停好後,當然是一陣猛拍到巡道車離去,就在此時怱然來了台摩托車猛按喇叭,我們還以為是擋到他的路,後來才知道,他是要去告訴巡道車,前方有空車要過來,請它要回到側線待避,呵呵,誤判號誌走入閉塞區喔。

仔細問了問,除了出廠的空車要來外,還有一列要入廠重車(載有製糖原料的列車)要過來,二列車會在前方一點的側線做交會,機會真是難得,大家就往前一點,準備拍車。 

一會重車出現了,並停了下來,等空車過來,這時車上的人就說,"咦?又是你們啊,上星期不是來過?"呵呵。在空車與重車交會之後,我們就趕繋驅車往前,準備在一片油菜花田的地方再拍重車,因為時間急迫,於是北投最速男小騏便開始高速跟在寶哥後方,沿途順便拍了列車在田野的樣子。

到了油菜花田,大家迅速布署好,準備獵取鏡頭,等著德馬拉著重車過來,列車一到,大家當然是一輪猛轟。過沒多久,被我們稱為小皮卡丘的巡道車跟在後來慢慢駛來,呵呵,真是有趣。

接下來又趕快回到虎尾糖廠前的平交道,可惜車子一停,重車也通過平交道,來不及了,只好再等小皮卡丘進來啦。等皮卡丘過去後,我就和幾位會員一起到廠內,準備等待廠內的糖包列車,在等待的時候,大家就坐在"虎尾車站"聊天啦。
這時候,從廠外又進來一列重車,這是本日最後一趟重啦,大家當然不會放過它。

看看時間差不多,大家便開始往線路移動,到小綠色隧道中等糖包車過來。所謂的糖包車,就是糖廠生產好的砂糖製品,包裝之後,利用小平車載送,由德馬送到倉庫去。德馬(DIEMA)拉著糖包成品過來後,先解聯,將倉庫中的空車拉車,再連接糖包車,再推進倉庫,可能是堆放不夠好,也可能是路線不平,在過程中掉了三次糖包,共三袋,每次掉下來,車子就停下來,再由工作人員把糖包放到車上。

拍完了之後,大家跑去吃午餐,再到糖廠對面吃冰。同時也到旁邊的公園中,大家再互相介紹一番,最後又到糖廠大門拍團體照,而結束今天的活動。

活動完之後,因為小騏要回台北,因此就沒有回到姑姑家吃晚飯,而先到西螺大橋旁拍照。此時發現相機的記憶卡有點問題,新拍的照片無法讀取,嚇死人了,換了原本自己使用的卡就沒有問題,拍完照之後,趕快將記憶卡中的資料讀到筆記型電腦中,
還好僅有最後四張照片有問題。

拍完後,驅車北上,到西湖休息站吃晚飯再繼續北上,在路上看到路況號誌,顯示大溪-三鶯間擁塞,心想不會吧,大塞車?
本來還在觀望時到了大溪交流道,發現車子不動,趕緊下高速公路,改走台三線,到了新埔捷運站,看看時間,從西螺回來,大約花了三個小時。

拍了糖鐵後,心裡一直在想,這個即將消失的可愛鐵道,真的不能存活下去嗎?從斗南-虎尾-北港,這樣的路線,如果好好規畫與經營,不僅能夠做台鐵的轉運,亦可做為通往北港的觀光交通。然而在大公路主義之下,再加上短視近利的想法,台灣人都只想將鐵路拆除,美其名促進地方發展,實際上呢?以我們二崙為例,原本的糖鐵拆除後,改成的道路,利用率並不高,如果能好好的設計,就可以坐火車到斗南或員林,再利用此路線轉車回來,不是很方便嗎?當然路線標準要提高,否則車速過緩又不舒服,也沒人愛搭。

提到這個,就想到台東車站,當初也是說是為了地方發展,而將台東新站-台東車站路線廢除,側面的了解與謠傳,這是因為鐵路經過那魯灣飯店旁,所以有力人士要求廢除。最近縣政府將車站重新搞好,要吸引人過來看,既然這樣,當初就不要廢站啊,
沒有車子的車站,再怎麼改造,還是沒有靈魂,還不如好好整合,將車站整個環境弄好,外地觀光客下車就直接到一個頗佳的地方,不是很好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