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的四小時

「………….」
「深呼吸!深呼吸!」
不知道夢到什麼時,聽到這幾個字而悠悠醒來,只模糊見到天花板上方的日光燈與輕鋼架構成的天花板。
忽然間感到全身用力的發抖,也不知為了什麼,大概是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這麼誇張的抖動。
「很冷是不是?幫你蓋上熱被」聽到身旁的人說話。
「不知道耶,就是一直發抖」我抖著回答。
然後就看到冒著熱氣的被子蓋到身上。

「媽的!那些作者一定沒有真的躺在上頭,什麼醒過來就看到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與牆壁」
這是醒過來與不發抖後的頭一個想法,明明就是有日光燈還有綠色的簾子嘛!
接下來很重要的,先動動左右手,嗯!正常,再試著動動左右腳,嗯,太好了我還活著,而且四肢都正常!窮緊張了好久,現在終於有點放心了。
這時候聽到身旁的一個女聲\
「請問現在幾點?」
「快12點了」另一個女聲回答

「喔!快12點了喔」這時發現嘴上罩著的氧氣罩因為用力的深呼吸而凝結水滴,再順著罩緣而流到臉上。
「再深呼吸!」耳朵又聽到這句話,這時已經可以聽出是手術房內護士所說的話。
一面深呼吸,一面再感覺一下,右腳好像綁了什麼東西,同時感到一陣酸痛。
雖然這樣,還是很想睡,眼睛快要睜不開了。
大概是氧氣起了作用了吧,過一會,睡神似乎逐漸離去,人也更清醒了。
瞄到剛剛問幾點的女人,原來是在我隔壁的病床,是剛從手術房推出的女人。

就在半夢半醒之間,時間也不知過了多久,水滴流到臉上似乎還不少次。
「這裡是恢復室,待會就會請人推你到病房去休息」身旁的護士又開口了。
接下整張床被推動了,似乎到了一個門邊。

這時發現之前穿的上衣已經不見了,光著身子蓋著被子。
過了一段時間,門終於打開了,聽到之前推我來的那個熟悉聲音\
「歹勢!現在推你到病房」,床開始動了,出了那扇亮晶昌的不鏽鋼門後,
「大哥!」耳邊傳來老妹的聲音,喔!終於體會到手術結束了。
等到了607,看了時間,才想起之前的事。

前一天住進607,護理師跟我說\
「你明日排第一檯」
「什麼意思?」我回答。
「就是明天第一個動手術的病人。」
「那大約是幾點?」

「早上7:40左右!」

早上一大早,護士小姐先來吊點滴,不過第一件事是請我先換成醫院的衣服,並聲明裡頭都不能穿喔。
穿好那怪怪的衣服,側邊綁好帶子,躺上病床,護士小姐在我的左手臂上刺上一針並連上點滴,過一會就有人來推床了。
只見床尾放了昨天買的支架與其它東西。
「咦?那是啥?不會吧,又不是要做器官移植?」看到像冰桶的東西時,心裡正嘀咕著。

沒有戴眼鏡下,只看到有點模糊的天花板,然後坐上電梯。
說真的,第一次遇到這種事,心裡真的很緊張。
過了一會,到了八樓(如果沒記錯的話),進了手術室,老妹就被擋到門外了,
這時一群人圍了過來,有人講笑話,一堆人問有沒有什麼疾病,有沒有什麼的,
可是接下來卻問,結婚了沒?會不會緊張?問詳細一點有沒有關係?
呵呵,是要來讓我放輕鬆的嗎?還是手術室少遇到我這種病人?

過了一會,麻醉師來了,又問了一些問題,並說明全麻與半麻的不同及優劣比較。
接下來就被推到手術房了,接了心電圖等設備後,只聽到麻醉師說
「好好睡一覺喔,醒來就好了」。
就瞄到他從點滴打進麻醉劑後與聽到這句話後,沒幾秒鐘,眼睛就忍不住的閉上而昏昏沉沉的進入夢境。

在607病房,老妹說
「哇!真久,快7:40/50時進到手術室,11點多看到燈號顯示送進恢復室,三個多小時的手術時間!」

「咦?你的上衣呢?」身旁負責照顧的護士小姐說。
「不知道耶!」我回答
「呵!你可能被手術房的護士欺負了,上衣被她們拿走了吧?我去拿一件給你」她笑著回答。
喔,要是真的被欺負就好了,代表我還長得不難看啊。

在右腳大腿傳來一陣陣的酸,再加上一點點的痛後,我明白了,我人生消失了四個小時在手術室,
看到旁邊的推理小說「Level 7」,開始K書吧,但是今天鐵定不行!

2 Comments

  1. sid

    好樣的,你知道我在泰國動過手術~~
    我麻醉醒了以後,發現「手不是自己的」
    麻醉藥真是可怕
    害我玩了好久,哈哈~~

  2. Kenny

    沒錯啊,之前也常看到有人麻醉後,醒不過來的,還是全身癱瘓的,
    讓我在手術之前緊張的半死,再加上同學老婆半身麻醉的經驗,
    從脊椎打麻藥,更讓我心驚膽跳,
    還好全麻後,我順利醒來了^^;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