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也是客家人

今天在聯合新聞網看到一篇消息,
http://udn.com/NEWS/NATIONAL/NAT5/2405027.shtml

之前提到我們家是雲林人,認識我較久的朋友也知道我的閩南語講得不錯,但是嚴格來說,我們並不是一般閩南人,反而是一個在台灣很小族群又特殊的客家人。被稱為詔安客的我們,在過去只准說國語的年代,再加上與閩南人通婚下,爸爸與其兄弟的下一代,僅有二叔的三兄妹很會講客家話,而我們家的兄妹,也只會講一點點。

以前我們這種客家話,正因為說的人少,再加上家鄉都是一般農家,幾乎沒有長輩可以說出他的名稱,每次和別人提到說我們是客家人,總是要解譯不是苗栗那種客家人,現在才知道原來客家話分為四縣、海陸、饒平、大埔、詔安,前二種就是一般常見的客家話。在近十年來,才慢慢知道自己是所謂的詔安客家,雖然免不了還是要解譯一番,但是簡單多了點。到目前為止,我都沒有在學校工作場所遇到會說詔安客的人,僅有在馬祖當兵時,遇到一個崙背來的學長,若有排輩份,說不定是李應元的同輩,只是他運氣很不好,在退伍的前一天掉到連上旁邊的水庫而身亡。

一般客家人保留許多傳統,而且客話裡的字彙齊全,因此到現在還維持不錯。然而就我們所認知的詔安客,有許多字,名詞都已經流失了,也沒有所謂的傳統菜色或是其它與閩南人不同的特色,在談話時,總是夾雜著國語,閩南與日語,再加上我們這一輩用的機會少,甚至像我們舉家北上,幾乎就消失了。現在只記得在我阿媽過世時,出殯時所採用的儀式與其它人相差比較多,其它都與閩南人相差無幾,大概也只有在村裡才會被分說是福佬人或是客家人。

前幾年在搜尋相關的資料時,發現家鄉的一些國小開始教學,也有教材提供,終於覺得有點欣慰,自己也很想再多學習傳統的客語。而每次看到新聞,說政府要振興客語或是選舉人要爭取客家人的票源時,都會想到我們的詔安客似乎是無人聞問,畢竟族群太小了,媒體上的報導,大概僅在公視的客家新聞雜誌看過一集介紹。現今的政治人物當中,大概僅有出身崙背的李應元是詔安客人的樣子,不知他還會不會講?

看到今日有數所學校都有做詔安客語教學,我曾經唸過的來惠國小亦在行列中,希望新一代的小朋友都能夠將這種少數的客家話傳承下去。而我以後還可以輕鬆的自我介紹,說自己詔安客人。

5 Comments

  1. Fat Chin

    小關:

    你還真是會追根的有心人咧。
    可以再另架個 Blog,搜集或是張貼有關詔安客語的相關訊息嘛。

    我也是半個客家人,不過已經不會講客家話了。
    另一半是上海血統,不過我也不會講上海話。
    這都得「感謝」當初父母的協議,家裡全用北京話溝通。

    語言學是門大學問,有興趣可以看看商務出的一系列語言學的書,挺有趣的。
    全世界的語言也剩沒幾千種,同時也消失的很快。
    以後要解讀死去的語言,還得靠解密碼的功夫咧。這方面有商務 Open 的「碼書」可以看,也是有趣的小說。

  2. Kenny

    呵呵!其實也是年紀越大,才越體會到這些事,
    畢竟我們是很小的族群,從不被重視到今日,我覺得不錯了,
    希望以後年輕一輩都會說,不要像我到現在才覺得它的重要已經有點來不及了

  3. Kenny

    廖老師你好,沒想到小弟小小的一篇文章也會被你看到, 還真是有緣呢,
    貴校的資料之前就有找過, 只是常常連不上, 可惜, 有空我一定會再多學學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