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是等我回來吧!

和朋友去日本瘋了七天的火車後,搭了不是很穩定的飛機半夜回到台灣,原本是要開始整理相片的,沒想到行李才打開沒多久,東西都還沒收好,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,半夜有電話實在令人心驚,特別是有家人還沒回到家時。接了電話,是二叔打的,他說阿公臨時送亞東急救,可能不行了!穿了衣服趕緊走路過去,到了急診室看到了二叔,剛好醫生也出來,說急救二十分鐘了,心跳都沒有回復,最多再十分鐘,要我們有心裡準備!看到機器做按摩,又打強心劑,十分鐘過了,還是回天乏術,敬愛的阿公走了。媽、叔叔、姑姑都說阿公是等我回來才要走,因為我是他最疼的孫子,不管是不是這樣,這樣的巧合也太令人訝異了。

記得三年前也是出現一次危急的情況,大家都準備好了,沒想到阿公身體不錯,硬是從鬼門關前回來,反而是老爸的撒手人寰才讓大家措手不及!然而阿公在老人失智症日益嚴重下,三年前已經不太記得我們了,這三年來幾乎是沒有意識的活著,每次談到這個,總是會覺得他很可憐,為什麼會這樣拖磨呢?可是身體的機能就是讓他一直存在而沒有讓他走。

可能也是這種情況吧!阿公走了,對他比較好,大家覺得不會太傷心,但是想一想還是會傷心流淚,想到小時候他載我們上下課的情況,也記得他會很多的工藝,做木桶、竹籃、木工、水泥都難不倒他,當然還有種田,有時想一想,要不是家中沒有錢沒法子讓他多讀一點書,不然應該也會有不錯的成績!

不會寫什麼感性的話,僅以此篇紀念
敬愛的阿公
民國13年(甲子)5月17日吉時生,96年6月23日(5月初九)淩晨辭世,享年84.

6 Comments

  1. 豆妹

    我也覺得走了,對阿公比較好…
    我也覺得我應該不要太傷心…
    我寫自己的部落格時,也沒有哭…
    但看你寫的,我就忍不住哭了…
    也不禁想到爸爸離開時是那麼的倉促…

    每天下班,去二叔家祭拜他,
    嘴裡念的,心裡想的,都是問他:
    去那邊是不是比較好?有沒有看到阿嬤和爸爸了?
    其他的,就不知道該用什麼話告訴阿公…

    我沒有機會讓阿公載我上下課
    但,我永遠不會忘記每年寒暑假,回鄉下和他們一起住的美好時光……

    我…也覺得,阿公是在等你回來…

  2. 嗯…突然會想起一些已經過世又對我很好的親人
    人生就是這樣吧…
    小關…請節哀~

    待你有空之後….再去找你看日本行的火車照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