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結束了

在整理一堆東西與資料,再把工作的電腦重新安裝,同時也當了好幾天的米蟲之後,還是來寫一下自己的感想好了。

去年年底,老板亞伯特先生就找我去談了,提到公司的情況不好,可能要把雜誌停掉,那時就有要我找新工作的準備,那時是準備把十二月號做為最後一刊,自己心裡也有打算,等書出來了,就是要走人的時刻,談完的隔天,就請走了許多新人,高階主管也走了不少人,例如Week/網站總編等。可能是受到業務的影響吧,後來又決定繼續多做二期,再看情況,然而自己心裡也知道,最多過完年也就差不多要離開了。可能亞伯特先生忙吧,一時也沒想到,過完年也沒說啥,大家就埋頭做三月號。

三月書出來後,亞伯特終於又想到了,把我抓去談,之前他就有詢問,是要找新工作還是留下來幫他找一些產品賣,這天我很老實的跟他說,找產品賣似乎不太適合吧!這個答案當然就是要找新工作啦,他當然也很好心的問要留幾天找工作,我很老實的說,以現在的景氣,我也不知要找多久,留太久也造成他的負擔吧!於是他就直接決定算到當日,也就離職當日生效!呵呵,沒想到這麼迅速確實啊,這點也不能怪他,畢竟公司處於不賺錢的情況,做老板當機立斷是很正常的。

就這樣,這次我真的離開了平面媒體了,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人生,我自己也不太確定。再次從資傳畢業,應該不會再回去了,呵呵,說不定以後想回去時,它已經不存在了。

1996年10月我離開工作將近二年的世新,離職前找了一家主機板的工作,也幾乎要去工作了,當時一位在infofax(Sid,借你的來用用)工作的同學知道了,想說PC Magazine缺人,我又愛玩這些東西,應該很適合吧!那時她負責電子工業周刊,幫我引薦之下,經過了當時主編,總編等面試後,就開始了我的雜誌生涯,轉眼間已經將近十年前的事了。

[image:1996]是我加入後參與的第一本雜誌封面

[image:1997]第一次寫的二小篇文章,介紹二本書。

看了這本舊書真的感慨,當時可謂是PCM的全盛時期,11月號都可以做21台左右,更別說12月號就像電話簿一樣厚!

說實在話,剛開始做這本月刊時真的很不習慣,操死了,當時僅有主編/執編,比我早進去的DiDi與我,四個人,後來又弄個副社長,多弄四季特刊,搞得我都不想幹了,完全沒有生活品質可言,也幾乎直接和副社長起衝突。

隨著時間過去,對於加班的事越來越習慣,也抓到了節奏了吧,做起來順心多了,但是每個月截稿時,還是會很不爽,東西怎麼那麼多,寫都寫不完啊!不過我每一期還是都把當月的產品寫完,現在的編輯大概想不到,以前一個人寫的產品數量,已經超過現在一個月所有產品。現在想一想,會一直持續做下來,主要是對新產品的高度興趣,另外一個原因是當初來做這一行時,就已經有一個目標,就是要認識很多人,沒有達到這個目的之前,不會輕易走人的!

有在infofax待過的人,應該都知道以前PCM的主編非常兇悍,沒有幾個人能長時間和他一起工作,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竟然可以和他一起做雜誌做那麼久。現在想一想,其實也挺感謝他的兇悍,還有一些觀念,讓我在後來在進度掌控上,還有對某些事情的看法不同。

在他離職後,亞伯特找了林某人來接PCM後,出書時間開始不準了,一個原因是他把流程掌控從我手中拿去了,另外一個原因是,他是個好人!無法對遲交稿的人大小聲,幾期之後我就放棄了,每一期我把該寫的文章交了,美編也排好/校完稿後,就不管了,也樂得輕鬆。提到遲交稿的問題,我永遠記得他剛接的前第一期,當時做到隔月二號才由美編搞定。當天我沒睡覺把稿子弄完交給美編,就跑到台中參加聚會,然後再趕回來看稿子,這樣子就被亞伯特威脅要開除!當時也不知道,假日其它人又沒來,為什麼全怪在我頭上,等到後來才知道被搞鬼。在出刊時間一直不準後,我就開始找新工作了,因為我們以前幫PCM所建立的形象已經快被敗光了,而且也沒什麼發展空間了,當然還是走人吧。

2004年做完四月號,終於畢業了,到某大主機板廠去上班。算了一下,七年半的時間,正刊九十期,再把一些特刊加進去,應該做了一百本了吧。

一開始到業界上班,真的不太適應他們的工作方式,特別是E-Mail文化,搞得我快瘋了,當然過了一段時間後,也就習慣了。雖然離開了PCM,每一期還是有幫他們寫一些產品,因為他們永遠也寫不完的樣子!(這樣說好像有點過份,但是真是如此啊,書沒有一期準時過的)

2004年中,以前的業務主管打電話給我,希望我能和亞伯特談談,她希望我回去接PCM。那時我只有回她一個答案,等亞伯特走了再說,答案很明顯吧!然而後來會改變心意,主要是二件事,一是父親的去世,二是認識了一個人。老爸的離開,讓我工作中斷,回去後,完全都無法把工作接起來,心裡非常的慌張。為了辦理遺產等相關手續,時常要請假或溜班,這和以往在媒體工作時,很容易就處理的情況完全不同,更令人不爽的是,網路實在管得太過份,原本利用網路三分鐘可以辦好的事,卻搞得我要請半天假去處理,當然很不愉快。而認識的新朋友,也因為MSN不能使用而一肚子火,當時為了 MSN,我還搞了很多手段而勉強可以使用!

就這些因素加起來後,2004年11月我又回到Infofax,接手PCM了。剛回來時,編輯部幾乎都是新人,亞伯特又掛了一堆人頭在部門,整個部分將近20個人,還好編輯們都挺爭氣的,花了二期的時間,讓出書時間終於正常了。只是前人種下的惡果開始出現了,業務沒有起色,主管又閃人,到了後來整個業務部還都不見了,新人來完全不知所措,就這樣種下停刊的種子了。

回來PCM後,一直要把它恢復成技術導向的刊物,讓它能夠和其它電腦刊物與眾不同,不僅產品的介紹回到以往的方式,還加了獨特的技術前瞻,可惜這些改變卻沒有好的業務可以發揮。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是個人的能力不足,無法順利讓PCM為公司帶來大收益。

2005年10月號,為了減低成本,PCM不再向ZD取得授權,而改成了ITM,在沒有譯稿的支援之下,真的不太好做,人員又少,書的厚度只好再變薄,以8-10台為目標,和過去相比,真的差很多。在公司財務問題下,業務又無法成長,最後也只好停刊了。

[image:1995]2006年3月號 , ITM最後一期的封面設計

這本刊物的停刊,是否真的代表平面媒體真的無法再做了?其實也不盡然,現在的網路發達雖然很方便,但是平面雜誌還是有其生存空間,不可諱言,雜誌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,但是人們還是有閱讀的需要。搜尋引擎再厲害,也都只能找到片面的文章,況且在沒有人的控制下,網路上產生的文章水準本來就不一,有人將這類文章整理好,更方便閱讀,也更容易增加知識。除非這個世代與未來世代都完全是速食方式,不然能提升知識的文章還是有其必要性。另外許多人都會說,雜誌編排一定要活潑,圖一定要大,要多,這樣的看法不能一概而論,並非所有的雜誌都適用,還是要調整。未來雜誌只能說變得更難做了,網路/電子式的刊物應該會變得很多。

另外想到亞伯特的管理方式實在是有夠爛,雜誌的定位又時常變動,核心價值都沒有保持,最令人堵爛的部分,是喜歡師長當班長用,跳過主管而直接指揮小編輯,很多事又沒一個定向,決策又常拖拖拉拉,到無所適從!

可能是我這種個性的人無法與他工作吧,沒法子常在他跟前想東想西,說長說短,更重要是人又長得不討他的歡心,所以無法生存。

不管如何,這次畢業應該是告別了infofax了,至於會不會再做平面媒體,就看機會吧。

PS.沒想到寫了這麼長,圖又不多,似乎保有工程師性格,大概沒有幾個人會有耐心看完吧。

4 Comments

  1. 我看完了…嘿~
    當初進媒體也是衝著興趣而來
    還有你提到的”當初來做這一行時,就已經有一個目標,就是要認識很多人,沒有達到這個目的之前,不會輕易走人的!” 這也是我當年堅持的地方(感同身受哩~~~)

    或許在過程中 人都有所堅持與有所不堅持…也有所期望與有所失望

    不過我聽過朋友講的一句話…可能你也聽過 “雖然上帝關了你一扇門…也會有另一扇窗開啟”

    PS: 那天吃飯時…大花枝一直說…回來吧…回來吧…^o^…呵~~~~
   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呼喊哩?? 😛

    小雨

  2. editorsid

    1.亞伯特每次都是有苦工做就想到我們,有好康就想到他的那票牌友
    2.能跟兇悍的李先生共事那麼久,想當然你也很凶悍(至少你的表情是…)
    3.關大爺你幹的不錯啦,至少我知道有廠商因為你離職就停發廣告囉
    4.回鍋新團隊也是一個妙,infofax向來如此,幹的不好的可以升官,幹嘛?呆伯特法則嗎?把沒有用的人升到無關的位置?
    5.想必「新朋友」是女的吧?!
    6.跳過主管而直接指揮小編輯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只是,我們怎麼一直都是被跳過的?要不就是被指揮的?

    對了…我又接到亞伯特的電話了…%^$#@

  3. Kenny

    >2.能跟兇悍的李先生共事那麼久,想當然你也很凶悍(至少你的表情是…)
    可能吧, 誰叫我長得一臉壞人樣

    >3.關大爺你幹的不錯啦,至少我知道有廠商因為你離職就停發廣告囉
    有嗎? 如果停周刊或另一本月刊的廣告那就好玩了

    >5.想必「新朋友」是女的吧?!
    是的, 可惜..就和我工作一樣啊, 能力不足啊.. 沒能成為更要好的朋友

    亞伯特怎麼又打電話給你咧? 這個人真是..”天”威難測啊…或是說..媽的!腦袋裡是裝什麼東西啊!

  4. 以我的資質很難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
    過我最近查了他一些新聞
    我覺得他的野心也許不只是媒體而已…
    (即日起 有話要跟亞伯特轉達的可以妹我,挖哈哈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