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輩逐漸逝去

元旦前二叔告訴我們,伯公(我阿公的哥哥)走了,預計在1/7出殯,我們家要派人代表參加,我一定要出席,老弟如果不方便就不用了。再過了幾天確定了時間,當天清晨五點就要開始,因此最好五點以前要回到老家。
1/7凌晨將近二點時,我就獨自開車回雲林,剛好這二天因為感冒在家休息,晚上剛好不用睡覺。一路上車子不多,看看時間還早,就從溪湖下一高,省掉員林收費站,沒想到再上一高後,因為施工的關係,路變小了,交流道出口很不明顯,就錯過了要下去的交流道,只好到下一個再繞回來。四點多回到了家,先上香再等叔叔他們回來一起參加。

以過去我阿媽和爸爸的喪禮經驗,我以為不用花多少時間,沒想到完全不同。五點多開始跟拜後,再依照不同的輩份關係還有不同的拜法,天氣真的很冷,拿香的手就快僵了。中間有一段較長的休息時間,和姑姑/叔叔們去田裡摘茼萵/青蒜,田裡依舊冷到不行。下午吃完午飯後,舉行了家祭與公祭後,一起開車送伯公出庄,繞了一大圈後到爸/阿媽休息的公墓去,不過伯公是傳統土葬,又在旁邊等到他下葬完成,回到家都四點多了,真的冷了一整天。

在整個過程中比較讓我留意的是,伯公的家族人丁興盛,他擁有四個兒子與四個女兒,目前都已經到了四代了,無怪乎每個姑姑/叔叔看到我都問何時結婚這個已經不知怎麼回答的問題。

在阿媽/老爸走了後,伯公走了,大伯好像也進ICU,似乎都在說,時間真的過得很快,也是最無情與公平的殺手,慢慢將人變成只能在記憶中尋找的印象。

One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