遙遠又鮮明的回憶

昨天看到期待很久的記錄片--無米樂,這部是我一直想要看的影片,終於等到公視重播了。
雖然只看了上半集,卻讓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。不管劇中人物或是影片所要表達的意思,然而單單是看到片中的人物在田裡的影像,就讓我感動莫名。

小時候爸媽在北部工作,我和弟弟與阿公阿媽就住在雲林,所以看到無米樂片中的景像與人物時,活像自己以前生活的樣子。是看到片中崑濱夫婦,就如同以前的阿公阿媽一般,尤其看到片中人物在結穗的稻田裡時,更想到我們自己的田裡。不過在阿媽過世,阿公失智之後,這樣的影像似乎只有在腦海中了。

吃飯時有沒有想過碗裡的白飯是怎麼來的?那真的是血汗結晶,吃飯時好好珍惜喔。有小朋友的人,找個機會讓他們到田裡看看,曬曬太陽吧!

One comment

  1. Hi,

    小闗的一番話,也讓我想起以前喜歡回新屋大舅家的那個年代。

    一直到唸國中,我都很喜歡往新屋跑。
    當然啦,早過了我媽她們那種一早就得下田忙活的年代,我們去的時候,大舅他們已經沒有那麼忙了(有了機器幫忙嘛)。

    夏天可以在田旁邊的小溪抓魚摸蛤蜊,冬天過年回家去和表兄弟「控窯」。
    看著一整片的田、路邊的麻黃樹、小徑邊緩緩流過的灌溉渠,心情再差也會變好。

    打從高中以後,這景象就逐漸不見了。
    不是一口氣消失,而是每次都少一些,到現在只剩田,連泥石小徑都變成柏油道路了。
    父親過世後足足有兩年左右的時間,沒再回新屋,等到今年過年回去,發現是什麼都認不得了。路變寬了,付出的代價是屋前的曬穀場一去不回,換來的是呼嘯而過準備上西濱的賓士車。

    有付出才有獲得,但是我覺得我們的付出和獲得不成正比。換來方便的同時,「獲得」的卻是無比的失落感。難道這種景象一定只能留在記憶中嗎?

    我不想只是懷念或想像,我也想讓兒子看看那種讓人覺得無比欣慰的景象,一代代傳下去。人是自然的一部份,不是自然的主宰,沒有理由也沒有資格去破壞後又不建設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